联系我们

地址:中国.北京.清华大学.清华科技园创业大厦407
电话:(010)62701617 62701615 传真:(010)80115555转773192 电子邮箱:
chinadinghui@chinadinghui.com
网址:www.chinadinghui.com

您的位置:主页 > 专业论坛 > 改制重组 >

刘纪鹏:做大三板市场迫在眉睫

发布日期:2012-12-31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著名股份制改造专家刘纪鹏日前就浙江民营企业海外上市热谈了三点看法。一是建议中国证监会转变观念放松管制,“放出一批企业赴港上市做试验看看效果”。二是提醒民企“圈钱”不易,改制更难。三是呼吁“三板”市场进一步放开。 

  前不久,由于浙江台州欲在香港上市的30多家民企赴港推介自己引起当地大批中介机构的浓厚兴趣。

  据介绍,进入辅导期的企业浙江有近120家(绝大多数为民营企业),数量居全国第一。而全国拟上市的(进入辅导期)企业已有近1200家。据说已报中国证监会欲赴香港上市的企业中浙江占了近1/3。 

  记者:听说去香港上市也就几个月的事,非常快。为什么有些企业还是显得焦急?这中间还有什么问题吗? 

  刘纪鹏:先要经过中国证监会把关放行。我认为,证监会应以鼓励倡导开绿灯的姿态,公布海外上市程序。使之公开透明,以便于了解。我觉得,中国证监会更应该转变观念,不要总担心上市资源流失,这是一种狭隘的心态。放出1000家到海外上市融资,只要香港市场能容纳得了,其监管部门不怕,投资人不怕,大陆怕什么?中国这么大,不愁没有好企业。否则,中国证监会背着干预太多,“中梗阻”的名声,企业、香港两头都不满意。今后海外上市审批把关的权力更多地应以香港监管部门为主,也可以说完全由市场选择。 

  香港股市诞生不到100年,迄今为止才发展到800多家上市公司,中国股市诞生十几年,就已有1000多家企业上市。香港的容量是有限的。其实,大陆企业排山倒海地过去,那边承受不了。作为成熟的资本市场,香港的机构、散户投资人都是极精明的。没有人会头脑一热糊里糊涂地就买你的股票。而大陆的民营企业老板也不差。一方拼命吆喝着自己好,要卖,一方谨防上当地想买到手再赚点钱,买卖双方市场上见。其实,我倒是更担心中国的民营企业由于改制不彻底,不适应香港股市极其公开透明的信息披露或经营管理跟不上,一旦出点问题,有丑闻被曝光,就信誉扫地了。 

  记者:这么说内地的民营企业去海外上市融资其实并不是很难。 

  刘:当然,随着中国证监会实行更加开放的海外上市政策,质地优良的企业可以逐渐满足海外上市的需要。但“圈钱”相对容易,改制难。尤其是中国的私营企业从诞生到成长不过20年,从一股独大的家族制一跃而为海外资本市场上管理规范的公众公司,这一步实在跨得太大了,会有很多问题。我认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成功的标志是民营企业的大发展。在这方面浙江、广东、江苏等省走在前面是非常成功的。党的十六大关于发展民营经济可能会有更大突破,中国民营经济大发展的春天即将到来,利用资本市场融资和制度创新是民营企业下一步发展的重要命题。 

  关于什么叫民营,我再说几句。我认为,民营是指非国有独资的所有企业形态,应包含公有性质和社会所有性质的各种类型企业。 

  第一是被自然人股东所有的企业;第二是出资人主体模糊的集体企业;第三是非国家独资所有的社团法人、财团法人及国有参股企业。 

  民营与国营相对而不相斥,民营完全可以是公有或社会所有,如现有的集体企业就是一种公有民营企业。上市公司也同样可以被视为一种公有或是社会所有的民营企业。所以,绝不仅限于私人公司。今后,民营企业将会以公司制、股份制和公众化为表现形式,有私人独资企业有法人合作,更有公众股份上市公司等多种并存。 

  我想强调的是,我国的私人企业在较长时间内要把功夫下在制度创新上。首先,产权由封闭转向开放,管理上引进职业经理人,前者是纲,后者是目。纲举目张才能帮助私人公司向公众公开股份公司演变,并最终在资本市场上加速国际化进程。其实,很多人也不必把眼光仅仅盯在上市融资上,产权多元化可以走私募之路。 

  记者:但中国资本市场有点像高考入学一样成了独木桥。 

  刘:刚才谈到民企可以把股权拿出来面向国际上的战略投资人进行私募。中国资本市场由于三座大山存在,第一座是股权分裂的大山,非流通股难以实现流通。第二座是交易所独家垄断的大山,多元化多层次的资本市场体系迟迟建立不起来。假冒伪劣充斥精品店、瓶颈难以打开。第三座是股市旧文化的大山,上市公司造假不恪守诚信,把股市当赌场的观念成为股市主导,不利于股市健康发展。这三座大山压得中国资本市场喘不过气来。民企上市难上加难,眼下出现的大批优质民营企业到海外上市的现象是必然的。但我预计,即使中国证监会放松关口,企业不再因政策原因被限制出去,香港的证券市场再大张双臂也容纳不了众多的中国公司。等他们的热乎劲消失,更多的企业融资仍然得靠大陆的资本市场自己来消化。 

  开放三板市场呼声会越来越高。我认为,眼下三板市场尤为重要,三板市场不能仅有现在的条条模式,建立块块模式的三板市场同样迫在眉睫。 

  我认为,今天发展三板市场甚至比培养二板市场更重要。三板市场以场外交易为特征,以为中小企业服务为己任,是典型的中小资本市场,在发展模式上应考虑条条块块相结合,增量股份募集和存量股权转让并存。 

  所谓“条条”模式即借助目前在6家证券公司,300个营业部,依托中央登记公司和深交所的结算系统的“条条”市场。还应尽量包容现有深交所正在筹组中的二板市场特点,来形成场外交易。这是因为:两所两网的退下来的企业股东分布全国,大型证券公司网点多,深交所的结算及中央登记系统技术手段先进,设施完善,而区域性三板市场难承重任。可以先从退市企业股票的特别转让入手,为三板探索经验。美国的STAQ系统采用的是二板与三板合一的模式。 

  但仅仅有“条条”是不够的,必须在大区或重点城市培育区域性的场外交易场所,以解决当地定向募集公司、高科技企业和中小企业的直接融资,即在北京中关村、上海、深圳、西安、武汉、重庆、沈阳已成立产权交易中心的基础上,形成区域性的以场外柜台交易为主要方式的三板市场,时机成熟时,区域之间的三板市场再行联网,甚至可再考虑和“条条”为主的报价系统再联,最终看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