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视野

联系我们

地址:中国.北京.清华大学.清华科技园创业大厦407
电话:(010)62701617 62701615 传真:(010)80115555转773192 电子邮箱:
chinadinghui@chinadinghui.com
网址:www.chinadinghui.com

您的位置:主页 > 专家视野 >

杨 帆:欧债危机及其前景

发布日期:2013-08-30

一. 欧洲金融危机初步得到控制

 

2月29日,第二轮LTRO —-“欧洲版量化宽松”长期再融资操作出台,规模达到5290亿欧元,其实质是商业银行把劣质资产转移到欧洲央行抵押,获得1%利息的低息贷款,以购买债务国国债。在此前后为挽救欧洲金融危机已有许多努力。2010年5月10日欧盟27国设立7500亿欧元救助机制,防止希腊债务危机蔓延。建立暂时性退出机制,除英国丹麦以外,其他欧盟国家必按《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四项“趋同标准”达标。6月17日欧盟峰会通过10年发展战略,加强内部经济治理,强化财政纪律。规定各国财政赤字应小于GDP的3%、政府债务水平小于GDP的60%。

2011年12月份全球风险资产上升,单一主导及驱动因素就是欧洲央行的LTRO。12月20日欧洲央行推出三年期长期再融资操作,各大央行纷纷推出放松的货币政策,支撑风险资产价格的稳步上行。四季度以来10个发达市场国家有7个宽松,23个新兴市场国家有9个宽松。没宽松的波兰、韩国、马来西亚和墨西哥将宽松。2012年初各国央行新一轮宽松政策:欧洲央行的LTROs、美联储的零利率政策,英国央行宣布未来三个月购买500亿英镑英国公债,日本央行增加10万亿日元的资产购买规模。中国央行结束了货币紧缩政策,降低存款准备金率50个基点,2012年2月份第二次降低,政策方向从控制通货膨胀转为促进经济增长。

G20会议和IMF援助欧洲的条件是,欧洲加强防火墙建设,以保证危机不会传染到意大利和西班牙。2月22日欧元区财长就希腊第二轮援助达成协议,欧洲债务危机初步稳定下来。  

1月13日 1:1.26反弹,到2月24日收盘于1:1.3461,涨幅超过6%。欧元为何能在经济背景并不乐观的条件下逆势上涨?原因是空头情绪已非常严重,市场预期足够悲观,空方持仓量难以增加,LTRO缓解了流动性压力。

2月底伯南克讲话抨击通货膨胀,没有提及美联储 7月份实行第三轮“量化宽松”的问题,黄金一天暴跌 4.3%,从1780美元跌到1710美元左右。美元指数可能继续走高。但就美国经济内在矛盾而言,不量化宽松几乎没有其他办法。总体来说,欧元和美元可能出现连锁贬值,继续给人民币,黄金和石油货币以升值压力。

二.欧洲经济将陷入停滞膨胀

 伊朗形势剑拔弩张推升油价,预计布伦特原油将涨至130-140美元/桶,令市场对经济增长的预期下降,周期性资产下跌,反周期性资产如美元将受益。自2006年以来,黄金和Brent原油经常呈现正相关,在2011年12月一度高达0.91,最新的数据则是0.593,若未来油价进一步上行,对黄金是利好。

联合国1月17日《2012年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预测欧盟经济增长率为0.7%,2013年1.7%,全球经济增长率分别为2.6%和3.2%。报告说,2012年对全球经济而言十分关键,全球经济可能缓慢复苏,也可能再次滑向衰退。欧盟国家面临主权债务、脆弱的银行业、国内需求疲软以及政策不力等问题,处于经济下行边缘。欧盟委员会表示欧元区可能陷入零增长。德国英国增长0.6%,法国增长0.4%,意大利下降1.3%,希腊和葡萄牙下降4.4%和3.3%。欧元区通货膨胀率为2.1%,高于预期的 1.7%,停滞膨胀难以避免。欧洲经济主要亮点是德国,IFO商业气候指数连续4个月上升,显现了长期不搞通货膨胀,控制财政赤字和虚拟经济,坚持发展实体经济的优点。这对横行多年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和泡沫经济理论是有力的驳斥。

欧洲的停滞膨胀,最为深刻地反映了世界经济的基本失衡,就是发达国家高消费,高负债,高赤字,高逆差,实体经济的外移与经济低增长率;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新兴经济体的高储蓄,高投资,高顺差,高增长,高污染,低消费。要纠正这样的失衡,需要中国等发展中国家扩大内部需求,发达国家降低消费水平,这都意味着国内经济社会结构和利益格局的调整,谈何容易。以 1:30 的高杠杆率恶性膨胀起来的虚拟经济,一旦崩盘也不是几次救市可以解决的,欧洲金融崩溃还没有见底,那些负债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国家,有可能继续发生债务危机,一直连累英镑。要知道,英国的负债已达到GDP 的 900%!不断注入货币可以稳定金融,但会形成经济停滞膨胀。因此不能轻言“后危机时代”。

三.深层次矛盾难以解决

2012年的欧洲,还面临政治不稳定等深层次危机。

西方民主,对内保障人权有成果,但形成利益集团政治,特别是欧洲的议会制,首相没有美国总统那样大的权力,一遇危机,国内利益刚性,只能向国外转嫁危机,进一步形成互相转嫁。

 相对于欧洲,美国转移危机的能力更强,依靠货币霸权可向欧洲和世界转移通货膨胀消除债务。美国还有国家资产可卖,而欧洲早已经历过了私有化。美国有广阔的领土可以移民,欧洲不能,于是就强化贸易保护,单方面强制征收航空碳排放税等。中国航空公司为此将增加总成本8亿人民币,并在今后9年内累计支出约176亿。这种办法除了引起报复以外,没有任何反危机的积极意义,只能继续借债。

 G20 财长告诉欧洲,要想获得外界更多帮助,必须自己先拿出更多资金来应对债务危机,这就使德国面临更大压力。欧洲的统一,欧元的诞生,根本上是德国与法国合作的产物,其中德国的主导作用更加关键。目前社会与 60年前大不相同,已不是英雄时代,而是大众消费和民主时代,不会有俾斯麦,丘吉尔,戴高乐,希特勒。德国选民在想什么?他们愿不愿意为欧洲统一付出代价?欧洲选民在想什么?他们是在做统一梦,还是愿意“小国寡民”,无为而治?这不会以欧洲政治家的意志为转移,更不会以中国人的期望为转移。期望欧洲联合起来对抗美国,自己渔翁得利,大可不必。中国应该认真考虑自己如何与美国的关系,依靠欧洲复苏与联合,未必有多大希望,看今年大选再说吧。

哈耶克的自由主义指出理想主义者绘制美好蓝图强制推行,会造成恶果,他的理论60年来被用于批判计划经济。但是,难道蒙代尔的自由货币区理论真的符合实际吗?在欧洲实行统一货币没有理想主义吗?欧洲未必只有继续统一财政,法律和政府一个前途,因为它缺乏进一步统一的条件。要各国交出财政主权政府不愿意,紧缩经济民众不愿意。实行经济贸易一体化已很充分,劳动力自由流动比较困难,自由移民更不现实。欧洲南北差距很大,民族多且小,文化传统很独立,欧洲大陆各民族自觉抵制英语,中国人很难想象,我们的印象可能来自于国际会议,而不是民间考察。欧洲没实现民族真正融合,在现代民主自由的价值观统率下也无法实现。亨廷顿20年前《文明的冲突》早已指出,民族文化不会随着现代化而消失,反而会更加多样化甚至引起冲突。只不过我们迷信西方,似乎只有发展中国家和中东才会走向分裂和乱局,而西方国家的联合和强大就是历史发展的规律。欧洲的民主制度与美国不同,始终停留在狭小民族国家范围内。在金融危机直未必就一定交出主权,合并国家。这和中国两千多年以来依靠暴力和文化两种手段,反复进行的民族大融合,不可同日而语。中国两千年前就统一了语言文字和经济标准,即使民族真正融合了,也还有许多时期发生政治分裂,统一与分裂,始终是两种趋势并存,交叉出现。分裂中有统一,统一中有分裂,这才是历史发展规律。战后发展中国家不断分裂,为什么发达国家就一定会走向联合甚至国家合并?

解放前的旧中国,名义上是统一的,地方货币却有几十种。在改革初期有人民币,港币加外汇券在经济特区同时流通。目前国家强大了,仍旧是人民币,港币,澳门币与台币并存,而且将长期并存。我们完全可以在一天内取消港币,但出于政治多样性的考虑我们不这样做。为什么在经济发展不平衡,民族和文化极其多样化的欧洲,就一定要,一定能联合成为统一的经济体甚至国家联盟?

两种货币流通理论比最优货币区理论更加高深且符合实际。陕甘宁两币流通,改革初期深圳的两币流通的历史经验,比先实行固定汇率,后实行统一货币的欧洲各国,更加灵活。汇率是货币价格。在市场经济下如果价格被固定,如实行固定汇率,在数量上就一定会出现变化,良币驱逐劣币,低估的纸币把高估的纸币,按照高估的比例驱逐出流通,这倒真正是一种均衡。

 这世界上并不是只有一种实行固定汇率的最优货币区,实际证明“欧元之父”的设计相当僵化和超前,反不如中国的两币流通。或许,前进不能后退不得的欧洲,也会学得智慧一些,灵活多样一些,比如容许多种货币同时流通。6年前我考察过,欧洲的物价是中国5倍,收入是中国10倍,欧元对人民币在理论上有30――50%的 贬值空间。它要维持币值高估是因为欧洲在淘汰制造业,没必要为维持出口贬值货币,依靠第三产业赚钱,高估币值有好处。长期高估币值的结果,就是其他货币会进入流通。人民币进不去,美元可以,这就是2011年人民币对美元突然连续12个跌停的原因,预期美元要进入欧洲,对美元的需求突然增加了。欧洲一些国家也可能重新发行自己的货币,与欧元同时流通。统一财政需要长期努力,而且不一定能够成功。

?最后,中国要不要援助欧洲?怎样援助?我想没有太大的必要性,国家援助也解决不了多少问题。中国保持经济高速增长扩大进口,是对发达国家最大援助。至于海外投资,可以国家资本为后盾,以民间资本或混合资本形式进行,主要是购买先进技术,兼并竞争对手。购买资源包括旅游资源也可行,但要注意时机。援助不能是无条件的,要以其优质资产为抵押。在10年左右,中国能够把欧洲日本的传统高精尖技术拿过来,能够跟进美国的新技术成就,就是最大的成就。欧美金融危机给了中国天赐良机,我们必须抓住这个机会,实现自己的产业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