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视野

联系我们

地址:中国.北京.清华大学.清华科技园创业大厦407
电话:(010)62701617 62701615 传真:(010)80115555转773192 电子邮箱:
chinadinghui@chinadinghui.com
网址:www.chinadinghui.com

您的位置:主页 > 专家视野 >

杨 帆:超越左右翼----《世纪选择》丛书前言

发布日期:2012-12-30

  本套丛书在思想上酝酿已久。 

  90年代中国改革和发展,充满着矛盾和冲突,一方面是经济迅速繁荣,不可避免的资本化和国际化进程;另一方面,渐进改革中权力与资本的结合导致腐败蔓延和两极分化;地方分权和分层次开放使战略产业蒙受损失,梯度发展拉大了东西部差距。这不是偶然的失误,而是我国渐进改革战略选择的必然结果,在政治与社会改革滞后的条件下,负面效应更大,甚至难以遏制。我在1998年提出了我国渐进改革内在矛盾的问题,这就是:权力资本化和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矛盾,全球化和民族利益的矛盾。如果不能够认识这个矛盾,不及时进行根本性的战略调整,数年之后内外债务借到极限,各种矛盾积累过多,在突发事件的冲击下,即可能出现金融危机,而在中国,危机一旦爆发,就可能是总体性的。 

  超前认识危机,提前防范危机,尽力把未来危机的因素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使中国能够稳定度过改革开放的“阵痛时期”,是我国思想界,学术界的历史使命。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是历史发展的必然选择,但是我们必须认识到其中蕴涵的巨大风险,和被少数人窃取全部果实的可能。一旦社会力量的基本平衡被打破,中国将陷入比俄罗斯更大的灾难,改革开放的成就将毁于一旦。因此,进行战略调整绝对不是反对改革开放,而是为了在根本上保证改革开放的健康发展。 

  但是,在中国学术界和思想界却出现了顽固的“市场教条主义”,以“右翼经济学家”为主要代表,在中国的基本权力格局没有变化的情况下,他们代表的是权力资本的利益。在90年代以来政府的特殊优惠和国内外资本的支持下,正在形成学术垄断,经济学在中国,几乎变成了神学,利益关系代替了信仰和道德。这种市场教条主义在思维方式上并没有超过计划教条主义的水平,只不过是在同一层次上的简单对立。一旦市场教条主义与新形成既得利益集团相结合,并被国际敌对势力所利用,就必然以各种手段排除异己,树立学术霸权,从根本上破坏经济学以至整个社会科学的客观公正性和“实证性”。 

  陈岱荪先生在1995年已经指出了这种危险倾向,他的文章引起了喧然大波,右翼经济学家对于自己的恩师,或者淡化,或者否认,或者置之不理,根本没有认真对待。我把这篇文章作为我的前言的附录,收录在本套丛书之一,卢周来主编经济学家文选中。作为经济学界公认的前辈,他在亲笔信中告戒我们说:“说是由我所引起对西方经济学的意见,乃是当时相当一部分对西方经济学有过涉猎者的共同意见”。我们这批“中青年,中左翼经济学家”将遵从陈老的遗训,认真清理经济自由主义,市场教条主义对中国改革开放的误导。 

  本套丛书,在深刻认识国内矛盾和外部环境的基础上,立足于中华民族的长远利益和整体利益,力图对中国改革开放进行初步的总结和反思,对未来危机因素作出客观的分析,并提出自己的反危机对策。作者和编委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中青年,中左翼经济学家” 

  ,将作为一个群体出现,个人发表自己的意见。大家的观点并不完全一致,但为了打破“经济学右翼”在经济学以至整个社会科学的垄断,促进学术自由,成为我们共同的宗旨。这比某一个人,创造一个具体的主张和观点,更为重要。 

  第二部分作者和编委,是一部分非经济学的社会科学家和人文知识分子,大致包括:自由主义,民族主义,传统文化和社会主义4种思潮。我以1年的时间与各类思潮的代表人物进行了广泛的交流和质疑,这方面的思想争论和整合,将纳入另一本文集,为经济学的“左右翼之争”,提供广泛的学术背景。 

  批评经济学右翼思潮,不是为了树立“中左翼”的学术垄断,而是为了达到“超越左右翼”的结果。我在1995年使用了这个概念,以促进中国思想界进行思想整合。在社会科学日益利益化的背景下,加上“文人相轻”,这种整合非常困难。但是我对此充满信心。因为中国的反危机,十几亿人民要生存,要求我们必须做到这一点;中国的文化传统具有吸收和整合各种思想的能力,优秀的知识分子具有社会责任感和开放的眼光。近年来国内外学界越来越多的关于“第三条道路”的呼声和研究成果,正是反应了“超越左右翼”的努力。 

  本书的主旨是反对市场教条主义和右翼经济学家对于中国经济学的垄断,因此所选择的主题是:战略产业,农业,环境保护,传统文化,民族与国防产业,反对腐败,中西部开发,社会公平,收入分配,俄罗斯现状,民族民主民生,这都是被右翼经济学家所忽视或排斥的问题,或者是他们在这些问题上持有错误立场,或者被他们所严重误导。作者和编委都是中青年,并不赞成计划教条主义,但是,目前中国的主要危险是市场教条主义,特别是代表权力资本利益集团的右翼经济学思潮。“极左思潮”在历史上给中国造成过极大的危害,我们当然反对它的复活。但是,目前没有这种现实危险,极左翼在没有天下大乱的时候,不可能当权。如果真正天下大乱,罪魁祸首就是“极右翼”的权力资本恶性膨胀,在国内严重损害了大多数人民的利益,甚至剥夺了他们基本的生存条件;在国际上损害了中华民族的利益,甚至使中国在国际角逐中自行瓦解。 

  我在这里要提醒那些一般自由主义朋友:如果真的不希望“极左”回潮,现在就应该坚决反对“极右”(即经济学右翼思潮),而没有必要把精力放在反对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批判毛泽东,批判共和国和民族的历史,批判革命方面。这可能是我们和一般自由主义者,在认识上和形势判断方面的分歧。至于谁是真正主张民主和社会公正的,要看他的政策主张和社会实践。至于那些已经与权力资本和外国资本勾结的所谓“经济学家”,既然不是认识问题,就没有必要和他们谈认识,谈学问。我们就是要“另立山头”,揭露他们的“假实证”,为了中国的前途和大多数人的利益,作出自己真正的“实证”,并提出独立的思想,学术和建议。 

  我个人不是“计划经济”的老左派,也不想戴“新左派”的帽子。“新左派”是一般自由主义者以自己为中心,制造出来的概念,把反对他们的思想一概称为新左派。经济学界的分界,有自己的特殊性。我们暂且自称“中左翼经济学家”,是为了批评右翼经济学思潮;自称为“经济学丐帮”,是为了讽刺那些以西方经济学模型压制他人,搞话语霸权,自封主流的经济学家;我们自称“非主流”也是暂时的,因为国内外形势的变化,很快将使我们成为主流。历史,社会实践,和大多数中国人民,将对我们今天进行的争论和探索,作出公正的评价。 

  2001.1.1.千年世纪之交 于北京